美丽女人网

姻缘是一种命 你就是我的宿命

vanlt 2926 1

姻缘是一种命 你就是我的宿命

    两个人在一起有时候难免会遇到一些问题,感情是一种非常奇妙的东西,并不是所有的付出都能得到回到,但是在遇到情感问题,一定要告诉她,让她知道你对她的爱。

    正文:

    晚上没有出门,在网上搜了一份关于函授教育的资料,正好你走过来,就对你说你看看吧。你眼皮也没抬,说了句不懂,转身走了。我做的事好像从来都和你没关系。

  都说姻缘是一种缘份,可雪儿实在不知道月老为什么就相中了我们两个人。我们既不是发小,也不是同窗,是一个媒人牵在一起的。那个媒人据说是我姥娘家的老亲戚,母亲让我叫她姑姥娘,可我自记事起就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也没有见她和我们家来往过。那时候我正处于生命中的第一个低迷期,抑郁善感,母亲病重,认识不到半年就结婚了。之间你在济南有未竞的学业,总共也没见过几次面,说过几句话,或者说就根本就没有恋爱。我当时就对你没感觉。至于为什么结婚,我想主要是因为母亲病重的缘故,再就是打小凡事由父母姐姐操办,自己没有老主意。有一部老电影叫《李双双》,六七十年代的人都特别熟悉,女主人公李双双和男主人公孙喜旺是“先结婚后恋爱”的典范。但这样的版本没有在我们的生活里续演,我们的磨合期长达20年,直到今天。

  其实姻缘是一种命。一种宿命。

  这是个典型的大男子主义者,你家的老传统,认为女人应该,就是伺候男人的。很多时候你说话会很难听,很尖刻,本是个老实人,却倔强的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很多事的看法会和一般人不一样,钻牛角尖。平日里不看报,不学习,不关心国家大事,只知道在网上打牌打游戏,看战争片。你的身边没有同学,也没有狐朋狗友,或者说不是没有,是从来不来往,你像个独行侠。结婚20多年了,从来没有你的同学和朋友在我们家吃过一顿饭。除了红白喜事和班上同事间偶尔的聚会,你从不参加任何酒场。从来没有听说过你和谁好,是过命的交情,舍命的朋友,可以有事值得一托。在政府大院呆了大半辈子,也没混上个像样的差事。你也没有多少钱,没有做买卖挣大钱的心思,所以我也不用幻想夫贵妇荣。

  我帮外甥女经营海天六年了,你别说帮我经营,到学校来的次数加起来也不超过5次,每次要不是忘了带钥匙不得不来,就是需要搬东西爹娘逼着不得不来,每次来了呆的时间不超过2分钟,我甚至怀疑你到现在也不知道我的门头门朝哪开。生意上的事你不管,家里的事也拾不起来,我有事不能回家给你做饭的时候你会生气,更别说指着吃上你给我做的可口饭菜了。自己好好的时候还行,有时生了病还要爬起来给你做饭,手划破了还要给你洗衣服、洗菜就感觉很伤心,如果让你做你就会说先放那里吧,就这么给你摆着,耗着,夏天衣服在洗衣机里泡臭了也不知道洗。不支使你还只伤心,不生气,支不动你更生气,所以很多时候我就忍着,不言语了。一个大男人不知道怜香惜玉,不知道让着媳妇,根本就不配做个男子汉。你爹妈也了解你这脾气,拿你没办法。我的感觉就是10件事有9件事说不到一块去,剩下1件事还要保留意见。

  你说话尖酸、刻薄、冷酷。你的思维方式也和一般人不一样,让人很难接受。如果我说你一句,你会顶我两句,我动你一指头,你会还我三巴掌。本来是乱着玩儿的,你会很认真地不吃亏的样子。直到今天仍然这样。我说你怎么不知道让着我点呀。你说我凭什么让着你,你还比我大一岁呢。我们真就动过手。那时孩子还小,你的手很重,我根本就打不过你。而我母亲过世早,娘家就只有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老爸和一个后妈。姐姐很疼我,但她脾气大,性子急,我更不能跟她说,她会担心得整夜睡不着觉。那时我就想,我也不吵也不闹,过不到一块去就离婚,办完手续再跟家里人打招呼。我就那样,凡事喜欢闷在心里一个人承受,所以后来抑郁成疾,终于崩溃。后来我写《一个舞者的夜半絮语》,真就是在一个雨夜哭着写的,刚刚吵过一架,当时我在床上哭,你在书房里上网,尖声打唿哨,唱跑调的歌儿。后来你回卧室,我感到无法接受与你同处一室,就再去上网,把心事倾诉给一台冰冷的机器。这辆破旧的老爷车,总是过不了磨合期。

  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你不够关心我,我感受不到你的温暖。你像个冷血动物(只对自己人,对外人很好)。如果我在外面受了委屈,你也从来不知道为我争理儿,还在一旁冷嘲热讽。别人出双入对,我只能形只影单,别人夫唱妇随,我只能独自面对。我养了一只狗,出出进进的带着它跟我作伴,它好乖好可爱,每天回到家我都要把它抱起来,拍拍它的小脑袋,摸摸它柔软的小绒毛,然后再把手放在它的小肚皮上暖手儿。结果狗也丢了。好在现在你比以前好了不少,好到我们可以一起看电视,有时还会热烈地讨论,对主人公的命运评头论足。好到我可以回到过去,掀来伤口以旁观者的眼光来审视,以回忆的方式来疗伤。回忆的时候当初那些要命的感觉就淡了,那些武打的镜头也像是电影里的特技表演。蒙太奇。现在如果我晚上10点半以后还不回家,你也记着给我打个电话。这个时候我就会感动:纵然你有千般不是,能在这个时候想着我的,也只有你这个人啊!

  曾经有一年我们关系很冷,一年我不跟你说话,不理你,你也不理我,彼此冷战了一年。你竟然一年都不低头,不说软话。并没有分居,那时我们都意识到如果那样就彻底完了。但是各据一方,始终保持一定的距离。一天夜里你对我说:我们是志不同,道不和,同床异梦,没有孩子早跟你离婚了。说的我至今想起来就伤心。不知为什么那时侯我没有勇气离婚,我本来就是个喜欢平淡生活的人,不愿意生活出现波折。那年冬天很冷,我的心也到了冰点,心理的负荷到了极点,将要崩溃的那种感觉。可你跟没事人一样,可能你就是没感觉,你从来没有意识到你这样的态度对我有多大的伤害。春节的时侯我认真想了想,既然不打算离婚我就让着你吧,再这样下去你没有事,但自己真的会崩溃的。大年初二你值班,我带着孩子去班上找你玩儿,打起笑容和你说话。我惊讶地发现自己再同你说话已是那样的陌生了,像个在路上初遇的陌生人:客气、拘谨、不真实。你变得那么陌生。后来我兴心帮我外甥女做培训,其实是跟你有关系的:再不给自己找个寄托,要么会窒息,要么就疯掉。所以我很庆幸自己当初有勇气开创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小天地,挣钱赔钱不重要,重要的使自己得到了历练,开阔了眼界,心胸也变得宽广了,也不那么斤斤计较了。换句话说,是自己挽救了自己,也挽救了这段婚姻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早已习惯了,把你的一切当成理所当然。我也不再试图去改变你,让你按照我喜欢的模式去长大。你也比以前有了些改变。换灯泡、修油烟机、通下水道一类的活儿由你来做,甚至偶尔你会拖拖地,把我来不及洗的碗送到厨房水池里(等我回来洗)。一般情况下,我下班回到家做好饭,会把菜一个一个的端到客厅玻璃茶几上(我们家不在餐厅吃饭,喜欢在客厅边吃边看电视),摆好了,然后再叫你来吃饭。一般这个时候你会在书房上网。上网、看电视,这就是你每天回到家要做的活儿。吃完饭,我再一点一点的往厨房拾掇,刷完锅再回到客厅擦桌子,拖地。这个时候你往往正在看电视看得入迷。我已经习惯不去支你,知道也支不动你,你也认为这是女人的份内。不跟我生气我已经心满意足了。可能快要老了的缘故,我们都不那么心高气盛了。虽然有时也会针锋相对,但大都能够过得去。

  现在我们说话都喜欢带点玩笑的口吻,感觉真比以前轻松不少。你从来不喜欢跟我一道出门,一起散步,逼得我经常一个人独来独往。前几天我一下子报了两个驾照,威逼利诱你跟我做了回同学,考科一时是一起打的去的。我对你说:你再不和我一块去呀,你不去呀,这回没法儿了吧。乐得哈哈笑。这次科一你考了98分,我考了96分,算是第一次闯关成功,回来时我打电话到处报喜,会计学员那天正好也去聊城考证,也纷纷打电话给我报喜,高兴得不得了,到了晚上狗就丢了,真是事无完美呀。6号说分车,你就说不跟我一个车,我说我不跟你一个车。于是跟驾校月明打电话,月明说本来想精心安排你们一个车的,那就两个车吧,吵架回家吵去别在这里吵啦!终于如愿。一辈子摊上这么个人,我也认了命,现在年令大了,火气都比以前小了些,我这么多闲事,也没精力跟你生气了。

  我也学着检讨自己。母亲42岁生下我,作为家里的老姑娘,父母视若掌上明珠,拿着当个小子养,惯得也确实不像个样子。我任性,为所欲为,无法无天;你固执,我行我素,一意孤行。许是月老牵错了红线,阴差阳错,硬生生地把志趣不同的两个人搓合在了一起;许是太久了,左手摸右手已没有什么感觉,但砍掉哪一个,都会觉得痛。

  我也学着想你的好。可能你也有很多优点,比如像姐姐说的,你不乱花钱,也不花天酒地,更不会在外面搞花边新闻。这些都挺让一个女人放心的。前几年有一段时间我迷恋交谊舞,你不爽,后来看到确实也没什么,便不管了。奇怪的是现在我对跳舞提不起兴致来了。你也从不翻看我的短信,没有疑神疑鬼的毛病。我想你还是了解我的,知道我这马大哈没那么多心眼儿,不会背着你瞎鼓捣。你也没有发短信的习惯,如果哪天我不能回家吃饭,我都直接打电话给你,因为你也没有看短信的习惯。你也比我有主见,如果遇到棘手的问题,我就丢给你。当然如果牵扯我的问题,你的意见也仅供参考。我不喜欢管钱,总是这个荷包进那个荷包出的,所以财政大权由你掌握。你还挺爱孩子,爱到有些溺,爱到让儿子养成了一些坏习惯也不去管。我们对儿子的教育理念和方式不统一,儿子从小到大,我总能看到儿子的一些缺点,说儿子两句,你就护着,非跟我反着说。所以儿子对我有成见,对你言听计从。现在儿子上大学了,依然和你一条战线,成了我的小冤家。我势单力薄。

  有一年我病倒,半年没有去上班,你便请了长假在家照顾我,还一个人承担了接送孩子的任务。也有一年你醉酒,骑摩托车撞在护栏上,造成轻微脑震荡,脑渗血,我也请了长假在医院陪护你。当时你处于一种昏迷状态,满头满脸是血,伤势尚不明朗,不排除有生命危险。不知为什么,那个时候我感到特别害怕,从来没有那么害怕失去你,不敢想像如果你真的就那么走了,我的儿子将会受到怎样的打击,我的生活将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我真的吓哭了,一夜没合眼。过后感到非常奇怪:为什么整天和你吵架,到了紧要关头却又那么害怕失去你呢?

  我现在信命。我越来越相信命运。我终于相信,你就是我宿命中的那个人。本来我是需要一个救世主的,结果你成了我的魔咒,一番痛苦的修炼之后,终成仙风道骨。

  你有很多的缺点,我都全盘接受。大根这就是女人的命。

  你不是最优秀的,但岂今为止,我还没有发现哪个男人比你更优秀。每天下班回到家,我会把手放在你脖了里取暖(免不了要打斗一番),夜里做噩梦睡不着觉,也会钻进你的怀里,把头靠在你的肩膀。有时一道醒来,就有一搭无一搭地聊上几句,一起想想在外地读书的儿子,披着一床银色的月光。夜很静,你的胸膛很烫。狗狗也醒了,从它阳台的沙发床上跳上窗台,好奇地向屋里张望,尾巴摇得像根指挥棒,打得窗玻璃啪啪响。时光仿佛在这一刻静止。这个时候我就会有些恍惚,终于闭上眼睛幻想那样的画面: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浪迹山水,驾车穿越大森林。有俏皮的松鼠在树上跳来跳去,有快乐的斑马奔跑在草原上,有雄鹰在天上飞,有小鸟在林间歌唱……多年后的某一天,林荫道上洒满斑驳的阳光,微风轻轻地吹,鲜花静静地绽放,一对银发夫妻手拉着手,共同追逐一个古稀的梦……“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事情,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那是一个多么美丽的神话……

  总结:很多婚姻都是这样子的,并不是很完美,但是在婚姻面前,完美应该理智的对待,双方共同的付出,把不足的地方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