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女人网

理查德米勒RM 68-01 Cyril Kongo陀飞轮腕表 来自涂鸦艺术

vanlt 9953 1

  大家都看过街头涂鸦的吧!都市高墙上琳琅满目的涂鸦,充斥着人们的生活,随着这种风格的曝光,很多人将她运用到了服饰、腕表上面。理查德米勒RM 68-01 Cyril Kongo 陀飞轮腕表就是一款来自街头涂鸦的艺术品。

涂鸦

涂鸦

Cyril Kongo腕表

Cyril Kongo腕表

  Richard Mille新款RM 68-01陀飞轮Cyril Kongo腕表是名副其实的「手腕上的艺术品」,无疑将在钟表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因为,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一位街头艺人将他的艺术世界完美融入腕表机芯之中。

  Kongo表示:“我来自涂鸦世界。 我的所有作品皆源于此。 我在街上学习涂鸦,那里便是我学习绘画的学校。 我需要与涂鸦的世界保持紧密联系,同时,又要关注外面发生的一切。 不管是在巨墙、画布或是其他物体的表面涂鸦,这都是一门有着自己代码的语言,也是一种独特的笔墨叙述。 我的创作既不局限于单一的空间也不受限于某种特定物体的表面。”

  Kongo所使用的作画技术经过一年多的研发而成。 凭借特殊的喷枪,Kongo能够精准地喷绘各种色彩——喷枪每次喷出一滴极小的液滴。 为避免破坏机芯的平衡,从而不影响腕表的功能,作画前必须严格控制颜料的重量。 而整个RM 68-01项目小组合作研发的特殊颜料,完美解决了这个难题。 这种颜料颜色亮丽、永不褪色,并能完美依附于钛合金的零件表面,且不受拆装影响。

绘画

绘画

涂鸦大师Cyril Phan

涂鸦大师Cyril Phan

  Kongo指出:“这种绘画工具经过长时间的研发,并经过一年的实验,才让我能够在腕表上5平方厘米(2平方英寸)的空间内作画。 ”腕表中的一些部件只有几毫米的长度,有的部件甚至更小,我必须直接在上面刻字,这样既能体现视觉效果,又不会因为过量使用颜料而破坏机芯的平衡。 如同为整辆汽车涂鸦,底盘、引擎和每个活塞都须单独作画。”

  此番生产技艺能勾画出即使肉眼也很难分辩的优美线条,这种线条是无法直接手绘的,虽然一些特定图案会先用笔尖特别精细的钢笔勾画轮廓。 不管使用何种技术,腕表的每一枚零件都是由这位元世人皆知的彩色先生手工喷涂绘制。 RM 68-01的打造需要Kongo重新思考自己的涂鸦技巧,在极其有限的机芯表面展示自己的艺术手法。 而他真正的成功在于将机芯的每一个部件都完美的涂鸦喷绘。

  Richard Mille称Kongo拓展了钟表技术的边界。 而这正是自己所希望的——将Kongo带入高级腕表世界。 不仅仅是简单的喷涂。 Kongo以自己独特的视觉从机芯到表盘赋予了新的艺术生命。

理查德米勒RM 68-01 Cyril Kongo陀飞轮腕表

理查德米勒RM 68-01 Cyril Kongo陀飞轮腕表

理查德米勒陀飞轮涂鸦腕表

理查德米勒陀飞轮涂鸦腕表

  在腕表的背面,我们能够看到陀飞轮机芯底板的中央图案向四周辐射开去,呈现出将颜料泼向墙面的效果。 而正面的机芯桥板形成的弧线角度各异,宛如街头壁画艺术中狂野的笔划一般。 腕表的表壳由NTPT®碳纤维表环和黑陶表圈构成。 表壳采用非对称式设计,从9点至3点方向上,厚度逐渐变薄;从12点和6点方向上,高度逐渐变低。 RM 68-01以21世纪时计领域独树一帜的方式彰显了当代机械艺术与视觉艺术的完美融合。

  涂鸦大师Cyril Phan生于1969年,现居于巴黎。 他的艺名Cyril Kongo更为世人所熟知。 这位自学成才的艺术家,仅在10年之内便在法国乃至欧洲的艺术、文化世界的中脱颖而出,并跻身前列。 精湛的涂鸦技艺以及在MAC涂鸦集团长达二十年的经历,都使Cyril Kongo成为涂鸦界的传奇。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提升并扩大自己的艺术视野和表现方式,两者不但日益成熟也不再局限于涂鸦这种方式。 受到湿壁画和壁画的启发,Kongo本质上已经将涂鸦转化成了一种流派。

  当涂鸦和腕表碰撞是擦出什么样的花火,从这边就能够看得出来,优美线条,丰富的色彩,狂野的笔画,无一不彰显这款理查德米勒RM 68-01 Cyril Kongo 陀飞轮腕表的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