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女人网

帕玛强尼修复作坊:不是每一位制表师都是修复大师

vanlt 9491 1

    不是每一位制表师都是修复大师,也不是每一位修复大师都可以缔造一个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品牌。无论是在古董钟表修复界还是高级钟表界,帕玛强尼先生都留下了杰出的印记:在帕玛强尼的当代高级制表厂中,设有一所专门修复古董珍藏的工坊。这是帕玛强尼绝无仅有的创举,更是高级钟表研发的灵感资源库。帕玛强尼在瑞士的高级钟表工作室,是完整意义上的钟表技艺工坊,制表过程需求的每一个工艺,小到一个螺丝,这里都有提供。

    时间的洗礼:古董钟表与修复艺术的前世今生

  古董钟表的岁月表情

  可以是悉心钻研机械装置小情结,也可以是纯粹的好奇心,故宫博物院钟表馆内的11时和14时总会被赋予特殊的时光意义,精选古董钟表的演示让沉寂了多年的精美时计再焕新生,也固执地在特定的时刻提醒着人们时光的流逝和历史的更替。

  钟表种类很多,真正具有收藏价值的主要是古董钟表。距今时间越久远,越能吸引人们的收藏热情;稀有的古老钟表、怀表、腕表升值较快,都值得收藏。收藏古董钟表一看品相,二看年代,还要看它所蕴含的历史文化价值,以及是不是原装原配等。当然,现代制作的、稀少的、定量定款的大牌表款也具有收藏价值。

  遗憾的是,随着光阴的流逝,古董钟表会不可避免地出现损坏现象。消失的齿轮、部件的氧化、表身的磨损……这都是岁月无情刻在时计上的痕迹。然而,时间可能带来的最严重损害,经常远远比不上一双粗心大意的手。以La Cueillette des cerises怀表为例,前人不当的修复动作,为其留下了难以抹灭的伤痕。好几个机械部件经过随意变更并加以锡焊,让钢材产生了无法复原的氧化现象。岁月的痕迹和人为的损害对于古董钟表来说,无疑不意味着一场灭顶之灾。

  抹去岁月的痕迹和人为的印记

  想要古董钟表恢复正常运转,必须依靠修复大师的高超技艺。钟表大师乔治•丹尼尔斯在世时曾表示自己不想从事钟表修复,因为这必须让自己在别人的风格下工作,以古董钟表制作者的心态和方式去进行修复工作,缺乏了原创力。但米歇尔‧帕玛强尼先生却将修复一件钟表收藏品看做是相当难得的美妙经验,你不仅有可能从中发掘到失传已久的美妙工艺和机能,还是“将它从岁月的痕迹和人为的耗损中解放,重现在值得我们铭记的时刻里。”赋予复杂机械重生的力量,可以比创作更伟大。

  为制表师前辈们流传至今的珍品进行修复工作,必须遵照其工法与传统。在真正接触古董钟表之前,不可或缺的准备工作是藉由一连串资料搜集与研究,深入了解这些大师杰作。此类收藏通常不具备任何签名,且为独一无二的作品,让修复师必须博览群籍,遍访各个博物馆,寻找可说明某种机械功能的相关特定文献,甚或扮演“福尔摩斯”的角色,来解读消失的齿所留下的痕迹。就这样,在着手拆卸之前,修复师得先花费相当的时间仔细观察,将它抽丝剥茧……

  修复师必须无条件沉浸在前辈大师们巧夺天工的技艺中,以求在心领神会中忠实地将其重现。为此,他必须精通相关的各门技艺,像是金银细工、珐琅上釉、镌刻镂空、镀金或玻璃制作技法

    抓不住的时光,留得住的岁月

  随着科技的发展,外观、设计、机械复杂性渐渐成为手表的价值所在。但帕玛强尼始终认为,时间仍是钟表最重要的功能。“一切的复杂机械,技术的超越,都是为了让时间更精准。”为什么时间如此重要?这正如“猫捉老鼠”座钟的寓意,“老鼠就好比时间,”米歇尔•帕玛强尼说,“我们永远抓不住流逝的时光。”

  “猫抓老鼠”(Le Chat et la Souris)重现了十八世纪杰出而绝妙的自动机械传统古玩,亦与当时出色而复杂的钟表杰作一样,为观赏者带来愉悦与乐趣。帕玛强尼以实心黑曜岩塑造出正准备扑向猎物的小猫,其修长的几何线条令人联想起新艺术风格。小摆钟的机构带动小猫绕圈循环运行,一圈即为一小时。每次只要小猫碰上白金镶钻的老鼠,后者便会跳开,不停地跟它玩躲猫猫。为了让设计看来更为有趣,每次老鼠逃脱动作的间距略呈不规则,令人百看不厌。小猫横向绕圈需时60分钟,单次伸出猫爪扑抓则代表一个小时。

  对于古董钟表而言,时间并不是它的全部。古董钟表修复是留住时间的艺术,也是留住背后隐藏的故事。古董钟表本身就寄托着文化历史的传承,真正意义上的成功修复必然是建立在对历史的留存上的。时光也许已经远去,古董钟表见证着那些已逝的不为人知的过去,修复大师可以用自己的心灵手巧留住前辈们巧夺天工的作品,也将留住那些岁月。

  帕玛强尼先生无疑是充满钟表修复热情的天才。除了三十年不变的热情之外,帕玛强尼先生视修复工作为一次次的邂逅:遇见昔日才华洋溢的制表师的心血结晶,会面呵护着古董钟表珍品的私藏家;修复工作同时也是替这些珍贵的遗产寻找未来新生的过程。帕玛强尼看到各种古董钟表都想去研究一下,在故宫博物院看到陈列的古董钟表,左看右看,希望能够有机会参与修复工作。帕玛强尼先生于2009年帮 Fabergé 的孔雀彩蛋完成了相当精密的修复工作,让机械鸟得以再度协调地运作;孔雀摆动双脚缓缓移动,在转圈中展翅开屏。其珐??表面上不刻意掩饰的修复痕?E,也为它增添了意想不到的光采。

关于帕玛强尼先生

  1950年12月2日:米歇尔•帕玛强尼 (Michel Parmigiani) 出生于瑞士纳沙泰尔州瓦尔德特拉韦尔的库韦。

  1966年–1969年:米歇尔•帕玛强尼为了成为一名制表师而决定接受弗勒里耶学校制表业专业培训。

  1969年–1971年:米歇尔•帕玛强尼在拉绍德封中等技术学校进修,完善了自身的制表知识,之后他在力洛克中等技术学校微机械工程系学习了两年。

  1973年–1975年:担任尊皇表公司的技术助理。

  1976年:米歇尔•帕玛强尼开始他的个人事业。他在库韦建立了他的第一家工作坊。

  1980年:成为山度士家族基金会钟表系列的官方修复者。

  1985年:开发了怀表中使用的超薄万年历机芯。

  1988年:开发了8天自动运行的恒力瞬动万年历时钟。

  1990年9月:成立帕玛强尼时间艺术公司 (Parmigiani Mesure et Art du Temps)。

  1990年:生产了90型机芯,专门用在宝玑公司Breguet设计的自动上弦怀表上。

  1991年:米歇尔•帕玛强尼及其修复工作坊让宝玑古董座钟Pendule Sympathique clock重获新生。

  1993年:发明了30年连续日历钟表概念并申请了专利。

  1995年3月21日:米歇尔•帕玛强尼因其企业家精神获得GAIA奖。

  1995年:开发出用于精确计时法的枢轴式擒纵机构。

  1996年:山度士家族基金会接管了帕玛强尼时间艺术公司并创建了帕玛强尼品牌。

  1998年:米歇尔•帕玛强尼及其领导的小组共同修复了星体仪座钟le Planétarium。

  1998年:受命于马蒂尔德•波拿巴公主,为公主的夫婿阿纳托尔•德米多夫修复宝玑Portico时钟。现收藏于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

  2003年9月:米歇尔•帕玛强尼设立了弗勒里耶品质证书。

  2010年11月:第一款带阿拉伯回历的钟表首次在中东发布会上全球亮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