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女人网

朗格1815系列腕表:充溢着科学时代的狂热精神

vanlt 2700 1

  朗格1815系列腕表无疑是一款非常有故事的腕表,这款腕表的单身同样也是讲述着一个故事,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款腕表内在含义。

  1815年亦是欧洲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拿破仑在滑铁卢最后一战铩羽而回。维也纳会议制订了全新国际秩序。在新订立的地图中,萨克森王国的面积较原来缩减了三分之一。尽管萨克森的政治影响力被削弱,但当地人透过提升教育、艺术和文化水平,弥补这方面的不足。建于1815年的德勒斯登植物园,便是19世纪初科学启蒙运动的例证之一,而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亦在后来实现了自己的创业梦想。

朗格1815系列腕表:充溢着科学时代的狂热精神

时间纪念碑:摄于德勒斯登植物园Alpinum 内的1815 Up/Down

  德勒斯登植物园的历史满载有趣故事。1815年,外科及医学院(Academy of Surgery and Medicine)获拨地兴建植物园。五年后举行了落成典礼。当时其中一位最知名的自然科学家海因里希戈特利布路德维希赖兴巴赫(Heinrich Gottlieb Ludwig Reichenbach)获委任为植物园的总监。由于他与萨克森王室关系十分良好,这个新成立的科学机构享有特别优待和财政支助。植物园在五年间搜罗了多达7,800个品种的植物。与同类型设施相比,这个数量确实惊人,并解释了为何德勒斯登植物园如此引人注目。

朗格1815系列腕表:充溢着科学时代的狂热精神

道出历史故事的年轮:翠柏树干上的1815 Rattrapante Perpetual Calendar

  在19世纪初,德勒斯登亦发展成其它科学范畴的重地。数学物理沙龙(Mathematics and Physics Salon)影响了市内的技术文化,亦是一切计时工作的最终权威。在1828年成立的技术学校(Technische Bildungsanstalt)则提供不同的职业培训,以维持工业时代的急速发展。满怀抱负的制表师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便是该校首批知名学生之一。

  植物园亦由技术学校,发展成今天德勒斯登技术大学的科学基地。这里网罗世界各地超过10,000种植物,时至今天依然跻身欧洲最重要植物园之列。园内其中一个特别景点,是耸立了多条石柱的Alpinum,让人联想起北爱尔兰海岸巨人堤道的玄武岩柱群。在保留至今的翠柏树干底部上,圈圈年轮见证了德勒斯登多个重要年头。此处亦是1815 Up/Down和1815 Rattrapante Perpetual Calendar的拍摄场地。这两个表款直教人想起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和其创作的传奇怀表,两者均充溢着科学时代的狂热精神。

  这样子一款腕表无疑是非常纪念意义的,相信你对这样的一款腕表也是向往已久,心动就赶紧行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