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女人网

世界第一跑酷高手 Parkour跑酷创始人大卫.贝利David Belle

vanlt 3731 1

  作为跑酷运动的创始人,大卫.贝利(David Belle)硬朗健美的外形和飞檐走壁的身手为众多广告商所青睐,他的电影代表作《暴力街区》曾经轰动一时。2009 年2 月18 日,《暴力街区》终极版在法国首映。大卫.贝利在近日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说,与武术相比他更钟情跑酷,因为跑酷的时候对手就是自己,他无需靠打败对方来证明自己的强大。

  很多人至今仍然记得法国导演吕克.贝松于2004 年推出的电影《暴力街区》。通过这部电影,人们认识了有“法国李小龙”之称的大卫.贝利。2009 年2 月18 日,《暴力街区——终极版》在法国首映,大卫.贝利和他的跑酷绝技又一次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此次《暴力街区——终极版》导演换成了帕特里克.亚力桑德罗,主演依然是大卫.贝利和塞瑞尔.拉菲利。故事的背景设置在2015 年的法国,政府在难于管理的巴黎一处近郊竖起厚厚的水泥墙板,将整个贫民窟和黑帮都包围在其中——这里就是没有法律和制度的“暴力街区13”。五个黑帮老大各自把持自己的领域,冲突和暴力事件不断发生。特殊行动小组高级督察米安与身手矫健的雷伊托(大卫.贝利饰演)再度联手,一同打入黑帮,把这座暴力之城从混乱中解救出来。虽然故事情节并无新意,但惊险刺激的跑酷依然是最大的看点。   现实英雄   跑酷,意指完全依靠自身能力徒手翻越障碍物的运动,这是一项历史并不悠久的极限运动,大卫.贝利是它的创始人之一。跑酷和大卫.贝利的关系,正如李小龙之与双截棍、叶问与咏春拳一样,密不可分。   巩固大卫.贝利在演艺界的地位并让观众熟知跑酷这项运动的,是法国导演吕克.贝松和他导演的《暴力街区》。大卫.贝利扮演的孤胆英雄从围追堵截中死里逃生的场面堪称经典。他利用管道、绳索辗转腾挪,轻松利落,打斗时武功扎实流畅,丝毫没有以往功夫片中外国人拳脚的僵硬和死板,影片背景中的一个场景甚至张贴着“功夫皇帝”李小龙的海报。这部融入了法式极限运动和中国功夫的影片,将跑酷运动介绍给了全世界。   观众在电影中可以看到大卫.贝利或从高楼纵身一跃,或健步如飞,翻越各种障碍物。任何曾经在体操比赛或者武打大片中见过的高难度动作,大卫.贝利都可以行云流水般地表现出来。最让人惊奇的是,他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将这些危险动作一气呵成地做出来。跑酷目前还只是小众运动,含纳多种运动技巧,有高度观赏性。如今,大卫.贝利已经成为了跑酷的代名词。   在电影《暴力街区》中,观众们也许能看到一些成龙功夫片的影子,比如之前的《警察故事》系列。影片中,成龙扮演的警察在繁华的闹市区、在疾驰的车上做出各种危险动作——这些动作都属于跑酷的范畴。   练习跑酷的意义在于锻炼体格以达到在危险关头能够自救和救人的本领。大卫.贝利告诉《外滩画报》:“练习跑酷不是为了打架,正相反,是为了能保护自己和周围的人。”在影片中扮演英雄,现实生活中的大卫.贝利也在扮演类似的角色。大卫.贝利说他心目中英雄是这样定义的: “英雄也可以是很平凡的人。比如平时用一些话语或行动来鼓励周围的人,让失落的人走出困境,帮助朋友重拾信心等等,这和把人从火场里救出来其实没什么区别。我觉得英雄就是无私帮助别人、鼓励别人的人,这是我做人的目标。”   不羁少年   跑酷这项极限运动,让原本顽皮不羁的大卫.贝利成就了自己的梦想。大卫.贝利于1973 年出生在法国,小时候,他喜欢在屋顶上跑跑跳跳,和小朋友们扮演忍者的游戏。贝利的祖父、父亲和哥哥都曾经参过军、当过消防员。受到他们的影响,大卫.贝利从小就有一种英雄情结,同时也表现出了不同寻常的运动天赋。他常常想象营救、逃生和追逐的场景,这些都成为他日后从事跑酷时的灵感来源。   大卫.贝利曾把自己比喻成猴子,他说:“跑酷中的许多动作都是从猴子身上学来的,很多动物具备常人达不到的能力。人类能学会很多东西,我们的体能可能是没有极限的,而跑酷让我们得以拓展自己的极限。”   1988 年,15 岁的大卫.贝利离开了出生地法国小城费康,来到巴黎,考取了急救资格证书,结交了许多极限运动爱好者,一起成立了名为Yamakasi 的组织,开创了跑酷运动的第一个团体。他加入了消防队,不久后的一次手腕受伤终结了他短暂的消防员生涯。之后,他来到瓦纳,加入了海军陆战队。贝利在陆战队深受赏识,同时,他没有放弃自己的爱好,先后获得了体操、爬绳、越野障碍赛等诸多比赛的奖项。   自由不羁的个性和爱冒险的精神让大卫.贝利在陆战队也没能待长。在那之后,大卫.贝利做过仓库搬运工、保安甚至家具推销员等工作。出于对武术的热爱,他最终放弃了这些工作,远赴印度学习功夫并获得了柔道黑带。回国后,大卫.贝利成了一名替身演员,特技表演以及出众的外形受到了很多厂商的关注,为耐克、BBC 频道等拍摄了广告,在演艺界开始小有名气,开始涉足大银幕。   记者问他从事过如此多的职业之后,究竟想做什么,大卫.贝利非常肯定地告诉《外滩画报》: “我想开一所跑酷学校。跑酷并不是一项野蛮的运动,需要有生理学、心理学,甚至解剖学的知识才能去掌握它,可惜很多人并不知道。”目前,大卫.贝利在着手筹办自己的跑酷学校,并在去年12 月法国举办的关于跑酷运动的一项会议上讨论了学校的初期招生工作。他说现在钱够用了,不会再任由广告商摆布,出演一些玩命的镜头。   大卫.贝利很关注中国的功夫明星, 熟悉成龙和李连杰的招数。他说:“我很崇拜他们的身手,还有他们的敬业精神和对武术的执着。”不过他更钟情于跑酷,原因很简单:武术中的对手是敌人,跑酷的对手是自己,不需要靠打败对方来证明自己的强大。(Neonan  Miller)   12享受
   自我保护   跑酷运动诞生于1980 年代的法国,在法文中被称作“Parkour”,全称为“parcours du combatant”,意为障碍物课程,最初曾是法国军队中用来训练士兵的方法。   这是一项以跑跳为主的极限运动,结合了动物的一些本能动作,比如翻滚、攀爬、抓壁等。从事这项运动不受任何环境的限制,整个城市都可以被当作一个大的游乐场,一切屋顶、围墙都可以成为训练的设施,特别是废弃的房屋,更适合飞檐走壁似的速降、跳升和飞跃。从事跑酷运动既不需要任何的辅助设备,也没有保护措施,人体就是从事这项运动的唯一工具。跑酷也不局限于某些固定的动作,训练者常常把自己的独门武功加到里面。这种自由度使跑酷非常具有可看性。不过,大卫.贝利不愿将跑酷看作一种游戏。   “许多人认为跑酷只是一些不要命的年轻人在哗众取宠,说这些话的人误解了这项运动的本质。”大卫.贝利说。他说,生命中危险无处不在。即使走在在街上,也可能随时面临不测风云。练习跑酷可以加强自己控制危险的能力——这种能力包括心理素质和身体素质。每一个练习跑酷的人在真正参与到这项运动之前,都必须经过严格的专业训练;训练的第一步,就是必须懂得保护自己。   大卫.贝利时常教育学生,在学习跑酷的时候必须先理解这个运动到底是关于什么的。跑酷不是为了一个漂亮的飞跃或是从很高的地方跳下所带来的吸引目光的效果,更不是通过在屋顶上跑来跑去或是其他那些挑战死亡的特技来宣告自己的胆量;电视上展现的跑酷动作都经过反复的练习以及事先对场地的精确测试才能完成。   在学会“飞檐走壁”之前,基本功的练习格外关键。要做好一系列流畅的动作,至少需要几个月在安全场地的训练,如通过劈腿和下腰来锻炼韧带,通过蛙跳以及定点跳跃来锻炼弹跳力和精准度,通过翻墙和攀岩来锻炼上下肢的力量和协调性,以及通过模仿各种动物来训练平衡力、反应速度和对环境的判断能力等。   通过这些训练,练习者可以在不断重复练习的过程中,克服恐惧和自己身体的弱点,并且锻炼韧带和骨骼的承受能力,最终才能取得胜利。大量的跑酷训练就像是多年的修行,只是在为生命中的某些时候做准备:某些必须从危险中逃脱的时刻。   人生比喻   和跑酷数十年来的亲密接触,大卫.贝利已经把对这项运动的理解上升到了理论高度。在对跑酷的哲学意义作出解释的时候,他运用了中国的阴阳学说——流畅和利落的运动是“阴”,冲击性的运动是“阳”。跑酷的基本功就是由这两类动作组成的。在跑酷的过程中,自我专注比在乎外在环境更重要,只有保持心灵的净化,坚持战胜困难的信念,才能够自由伸展,并成功地跨越障碍。   大卫.贝利告诉《外滩画报》,生活本身就是由障碍和挑战所组成的,长大的过程就是克服这一系列困难的过程。跑酷就像是对人生的比喻,在跑跳攀爬的运动中,自由的思想得到无限伸展,既活动了筋骨,又舒缓了心理压力。每跨越一个障碍,成就感可以维持很长一段时间。有了对危险的准备和抵御危险的能力,生活当然更有勇气。   《暴力街区》在2004 年公映后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这部预算仅为1500万美元的影片在当年的圣丹斯电影节上大获好评。虽然有些观众认为影片的暴力场面向青少年传达了负面信息,但许多怀揣着英雄情结的热血青年还是为大卫.贝利的各种帅气动作所折服。大卫.贝利成立了网站,开通了以跑酷为主题的博客,吸引了众多崇拜者。如今全世界很多国家都有跑酷组织,越来越多的跑酷少年出现在街头。在跑酷的发源地——法国里斯和埃夫里有众多跑酷玩家,他们活跃在各个广场或者街道,有时候精彩的表演甚至会招来警察的“注目礼”。   此次的《暴力街区——终极版》于去年夏天在塞尔维亚耗时三个月拍摄完成,比起前作在动作特技上更为复杂高超,影片依然追求原汁原味的速度美感和视觉效果。该片近日在法国上映,并没有举行任何的首映仪式和新闻发布会,让观众将注意力全部放在电影的内容上。虽然不能和诸多好莱坞大片在票房上抗衡,但是大卫.贝利和跑酷的镜头足以让很多观众印象深刻。从圣丹斯到好莱坞,这也许是贝利的下一步跨越。   低调的大卫.贝利很少接受采访,他的官网主要是关于跑酷的消息。他告诉《外滩画报》,如今他每天都抽出时间练习跑酷,并且不断研究新的动作和避免受伤的方法。   目前大卫.贝利在筹备自己的跑酷培训学校之外,还在与一个电影工作室接洽,准备担任近期即将开拍的影片《波斯公主》的动作指导。他认为跑酷不仅是一项运动,更是一种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方式已经和他本人融为一体,他说:“走在街上,我会专门选那些难走的地方;不走寻常路已经成为了我的习惯。这对我的心态也有好处,我对任何困难的到来都有准备。”(Neonan  Miller)  12享受